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手机网赚 > 文章

夜班代驾常遭遇奇葩客人女车主醉了抱住代驾司

  • 本站
  • 2019-05-24 17:09
Tag: 期货

夜班代驾常遭遇奇葩客人女车主醉了抱住代驾司机亲吻

  深夜,当很多人进入甜美梦乡时,还有这么一群“夜忙族”刚刚开始他们的工作,他们或奔忙在路上,或穿行在灯红酒绿中,或在无人的角落静悄悄地忙碌着城市不灭的灯火陪伴着他们,“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故事,在夜色中延续。

  呼朋唤友聚会应酬,喝酒是难免的,酒后不能开车,一个电话就能解决。曾有人形容代驾“像风一样快”,“刚走出KTV,代驾就到了”。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在厦门地区的代驾公司包括e代驾、滴滴代驾、爱代驾、微代驾等,注册代驾人员已超过两万人,其中经常在路上跑的有一万多人。记者了解到,代驾者绝大多数是男性司机,女司机极少。

  27岁的钟艺曾做过工程,开过专车,半年前开始做代驾,现在是滴滴代驾公司的全职司机,专跑夜班。昨晚,他开车和妻子去姐姐家做客,也没忘记把一辆电动车塞进后备箱,那是他接单用的“专车”。

  果然,晚上8点多他就接了一单代驾生意,骑上电动车就走了。好在妻子早已习惯了他的工作规律,不跟他“计较”。

  记者跟着钟艺,他的第一个客人是从华侨博物院到厦大,很近;第二个客人从厦大到厦门宾馆,也很近。接完这两单,他骑着电动车来到将军祠,这里有几家大排档,晚上喝酒的人很多,比较容易抢到生意。

  “我们也有行规,软件一开,有单就要接。”钟艺说,有一天一直忙到凌晨,清晨5点多把最后一个客人送到翔安马巷,坐公交回到岛内的家里刚躺下休息,因为忘记关掉代驾软件,早上7:30又来了一单,只好起床出门。还有一次凌晨送客人到漳州,代驾费250元,找不到车回厦门,只好花100多元包车,这一单几乎是白干了。

  钟艺的同行钱良江是90后小伙子,“跑了两年多,接了1800多单,最远的跑到南昌,有800多公里呢。”钱良江对数字特别敏感,他说,2013年5月踏入代驾这个新兴行业,接到的第一单就“创纪录”。

  钱良江接的第一个客人,要从厦门送到南昌。“我接了单后就给家人打电话,说不回去了,要代驾去南昌。”他说,家人听到这个消息吓了一跳,起初还有点不信,说怎么突然要跑那么远。当确认是真的后,又一再嘱咐他开车慢点,要注意安全。

  钱良江说,一路上他和客人逛了四个景点,到了南昌客人还给他找地方住。第二天他坐动车回厦门,这一单就赚了六七百元。

  据透露,当代驾比较自由,每个月的收入也不错,差点的有6000多元,好的话可以有上万元。

  虽然代驾比较自由,但有时候也会遇到烦心事。钟艺说,有的客人喝多了,把他当私人司机使唤,还有的唠唠叨叨甚至质疑他“不会开车”,也有的把车钥匙一扔,说不知道车在哪里让他自己去找。

  “还好,我都应付过去了,到现在还没出过什么差错。”钟艺说,有个同行送一个醉酒的客人,客人随手指了一个方向,没想到代驾按他指的方向正开着车,突然脸上挨了一巴掌,客人生气地说他走错了。

  钟艺说,自己一直很小心,就怕遇到这样的客人。“代驾也是服务行业,让顾客满意就好。”钱良江说,有时候也难免会遇到脾气不好的,他都尽量顺着客人的意思,不惹他们生气。

  有时候客人吐在车上,洗车店的师傅不愿洗,他只好自己动手。有时候把客人送到目的地,对方拍拍口袋,说身上没钱,他也只好自认倒霉。

  钱良江说,有时也会遇到特别固执的客人。去年6月15日,他接到代驾电话赶到地点,结果发现那辆车被警察围住了。原来车主喝了酒还非要自己开车,说家很近,他的朋友一再劝他不要开车,说已经替他叫了代驾,无奈他不听,车刚开出去就被警察拦下查酒驾。最后,警方给车主开了罚单,让代驾送他回家。

  据说外地曾有代驾接了一个女客人,送到目的地后客人拉着司机狂吻,说当车费。钟艺笑称,这样的“好事”没遇到过,不过有个同行还真碰到过一个类似的奇葩客人。

  钟艺说,那个同行当晚送一名喝醉的女车主回去,把车开到车库后,女车主醉得走不动路,代驾司机只好扶她上楼。因为他的电动车还在后备箱里,于是他又拿着车钥匙跑下去把电动车取出来。上楼把钥匙还给车主时,她已经换上透明睡衣站在门口,一把抱住代驾司机亲吻。

  更奇葩的是,后来那个同行又替她代驾过一次。钟艺说,客人下单后,公司会实时监控线路,每个代驾的资料也都是齐全的,所以一般没有代驾会“惹事”。“就算遇到主动诱惑我的,我也能抵挡得住。”他说。

  身为代驾,永远猜不到落到自己手上的是什么车。钟艺说,他开过最豪华的是玛莎拉蒂,越是好车越担心。

  “我们是按照行驶里程和时间收费的,跟车型没关。”钟艺说,不管开什么车赚的钱都一样,可是开豪车,神经会绷得更紧。“做代驾技术要好,尤其是停车。半夜送客户回去,一般停车位都满了,碰到勉强可以停的空位也要想办法停进去,还不能把车给刮坏了。

  兼职代驾张师傅说,代驾首先要保证行车安全,有的车主觉得车是自己的,总喜欢指手划脚。有一次他送一男一女到厦门北站去,他开车很稳,速度不快,那个女子不高兴:“你能不能开快点,我这可是玛莎拉蒂!”

  张师傅没跟她争,只是回了她一句:“可以啊,我先录个音,如果发生事故跟我没关系,我也想体验一下豪车的速度呢。”那名男子不好意思,赶紧打圆场:“她喝多了。”

  张师傅说,有一次接了个喝多了的客人,一路上说话很大声,看不起代驾,还不停吹嘘自己多牛,尤其是对自己的车牌有3个“5”更是牛得不行。“其实他那辆现代,新车也就十多万,车牌牛有什么了不起。”张师傅说,到了目的地这个客人不肯付钱,还骂骂咧咧的:“我打几个电话,叫两三百人来砍死你!”

  张师傅很生气, 故意问他:“你叫两三百人来要多长时间?”客人说:“半个小时。”张师傅说:“好,那我一个电话,十几分钟就能来四五十号人,而且还有枪,你信不信?”

  客人说不信。张师傅说:“就冲你刚才说的,属于聚众斗殴,还说要砍死人,性质很恶劣。我只要打个110警察马上就来了,你要不要试试。”这几句话一说,客人酒醒了一半,乖乖付钱。

  也有的客人觉得花钱叫代驾不合算,有一个客人曾跟张师傅打赌,说如果有查酒驾就多付50元,如果没遇到酒驾就少付10元,张师傅同意了。结果刚过海沧大桥就遇到警方拦查。戏剧性的是,张师傅对检查人员说明自己是代驾,居然连酒测都没测,直接就放行了。

  “夏夜与美食更配”在泉州人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趁着夜里的些许凉意,约上亲朋好友一

  格林大华期货待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