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手机网赚 > 文章

家里有矿才能承受微综艺迷你剧的不赚钱?短论

  • 本站
  • 2019-06-18 00:01
Tag: 晚上做

家里有矿才能承受微综艺迷你剧的不赚钱?短视频论坛

  经济下行,整个文娱行业进入多事之秋。但短视频行业却不受其扰,一直热闹蒸腾,从昨天“娱乐产业”举办的“见微知著-当短视频走向精品付费”的短视频论坛现场便可窥探一二。

  活动现场不仅座无虚席,论坛自由交流环节,提问者也是一个接一个,观众恨不得从娱sir手中抢过话筒向台上的嘉宾取经求教。

  吓得野心视频CEO刘航赶紧说,我们台上几个人已经“打”得头破血流了,你们进来还要给你们“打”,并表示除非家里有矿,不然最好不要进入。 新片场短视频内容总监赵晋仪更是面对观众的犀利提问时,十分实在地说因为抖音、快手对流量的消解,使得微综艺不好过。

  爱奇艺专业短视频研发中心总经理富拓,浩瀚春风执行副总 “下手了”系列制片人文博则分别以平台、内容制作方的身份向大家现身说法PGC在2C变现上的可能。

  海豚映画CEO叶震声,论坛主持人勿幕电影创始人张严西也毫无保留地分享了他们在内容创作、商业模式上踩过的坑,收获的经验。

  两年前,短视频行业风起云涌时,围绕短视频的时长,各家平台都给出了不同的定义,比如快手将57秒,竖屏作为“短视频行业的工业标准”;今日头条则称4分钟是最主流的时长。到了现在,短视频时长又有了抖音从15秒到1分钟甚至更长的变化。

  对于剧集、综艺,短则30-40分钟,长则1到2个小时,是观众比较熟悉的一个时长范围。而集结了短视频形态与长视频内容的微综艺、微剧又该如何划分它的时间长短呢?

  “从我们平台数据来看,在短视频里头时间长一点的,可能10分钟以下就算是最长的标准了”爱奇艺专业短视频研发中心总经理富拓表示,所以4-10分钟是他们想要的竖短片内容。“(短内容时长)可能是为了区别剧和综艺,短内容中对种类的区分并不是那么明显,一定是用户非常喜欢的内容就是特别适合的,时长都是围绕着内容本身核心做转变”。

  在海豚映画CEO叶震声看来,时长考验的是团队能力,如果能力很强的话,四五分钟都可以,如果叙事能力和逻辑性差一点点,把时长拉长把事情讲清楚会更好,换言之,如果对内容有很好的方向判断,时长只要在规定范围内就行。“选题大于一切”,他解释说,短视频(相比长视频)没有更多的卖点,不太可能把超量明星、劲爆画面、神奇特效装进去,所以说选题要比时长更难选择。

  因为在内容创作上较为容易、更为碎片化等特点,一直以来短视频的进入门槛都不算太高。但反映到微综艺、迷你剧上,如果你还这样认为的话,就像叶震声所说,谁做谁知道。

  去年新片场去到马来西亚拍摄了一档微综艺《神马旅行团》,新片场短视频内容总监赵晋仪说,包括海外制片、协调当地政府等工作与到海外拍摄长综艺一样,“不管长综艺,微综艺,执行难度上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在后期制作上,工作量稍微有一些变化而已,从前期的策划,包括你对决策的定位、任务设置,规定所有情节、艺人统筹等,这些东西门槛是不低的。”

  浩瀚春风执行副总文博感同身受,他透露,在拍摄《生活对我下手了》时,开个服装店赚钱吗每天都有不同的卡司来客串,导演也没有跟他们对戏,这对制片而言困难更大,“制片工作并不比一般的剧轻松”。

  与长视频相比,叶震声觉得,短视频的好处在于能及时给予一些反馈,不像等审查、排片那么久,拍完、剪好、上线就能知道观众对这个东西是否买单,如果买单继续做,不买单就调整方向,“短视频更灵活,但门槛还是有一些的”。

  而从影视教学根源上来讲,在架构和模式的方法论方面都是以长内容核心,现在要把一个小时甚至更长的剧情压缩在3-5分钟内,在勿幕电影创始人张严西看来,这是一个巨拧巴的过程,“如何在短时间里达到更多的信息量,我觉得这个门槛还是很高的,即便对于专业人士来讲也是如此”。

  抖音、快手平台的崛起,使得PGC受到UGC的强烈冲击,流量被后者拦截抢去,在这种情况下,PGC不得不在内容上进行更迭升级,所以才有了微综艺、竖屏剧等以PGC为基础的短视频新内容形态的不断涌现。

  以抖音为主的UGC之所以能够快速爆发,主要就是靠人格化内容取胜。这也成为当下微综艺、迷你剧内容创作中不可忽略的一个要素。“当PGC流量红利殆尽之时,升级内容长度或者以人格化的方式去做内容成为新的探索方向。你会发现最终能够留存住的是对人的信任,而不是对这个栏目的信任,这是人格化所带来的最重要的改变”赵晋仪说。野心视频CEO刘航也表示,原来觉得在创作初期,做好是因为选题,现在认为一定要想清楚人设再进来。

  说到迷你剧,其实早在短视频概念之前就已经存在,比较知名的像《万万没想到》《屌丝男士》等。到现在有《生活对我下手了》《导演对我下手了》,除了由原来的横屏变为竖屏,在创作逻辑上也发生了变化。文博表述,他们秉持把人、演员、内容明星化,因为只有明星化之后才会赋能更多东西,产生更高的商业价值。与过去的迷你剧先去编故事、设产品不一样,他们更多先把人物属性预埋出来,即先定好人设、找好受众,然后再设计产品,“我们是反过来做”。“不管怎样,内容都要以人为本,人也好、明星也好、KOL也好、内容也好、剧也好,你给大家批判要看你的理由、追随你的理由就好了。”

  对于刘航而言,从长内容领域进入短内容领域,最大的挑战还不在于时间的长短,因为团队是做纪录片出身的,所以从注重真实感的纪录片,往带有剧情属性的综艺去转反而成为一大挑战。而不同的宣发平台也会影响内容效果,“比如我们前两天做的跟手偶相结合的一档10分钟微综艺,放在一个影响力很大的平台上并未取得预期中的效果,反而在B站上反响很好”。他认为,现在很多人看内容不一定是因为好去看,可能是为了陪伴才去看的,它遵循的不是内容逻辑,而是社交和陪伴的逻辑,这样对创作者的要求也是不一样的。

  富拓认为,剧情上的连贯性是提升用户观看粘性的最主要考量标准,除此之外还有短视频内容的可传播性,比如其中某一片段被拿出传播时能否单独成立也很关键。“若想做出优质的短视频内容,一是要充分打磨剧本,二是要深刻分析用户在不同时间内的观看习惯的差异。”

  “针对C端需要多花心思去做内容和创新,想好你的独特卖点,把叙事做好就可以了,不要追求电影级效果。在目前的迷你剧市场上,最大的机会在于你敢拍自己想做的内容,而不是去模仿已经成功的案例。”叶震声总结道。

  因为大量的流量被抖音、快手消解掉,微综艺生存空间受到压缩,赵晋仪认为目前整个市场还未找到太好的发展模式。不过在他看来,大综艺的日子也不好过,由于收视下滑等因素,现在不少大体量综艺的招商存在困难,它们目前都在寻求互联网上的反哺,所以短视频可以和大综艺合作推出衍生节目,这是一条可以探索的发展之路。

  另外新片场还做了一档垂直于电商用户的内容,“它的场景和内容是完全服务于电商团队,里面的用户进来不会关心你的内容好不好笑、好不好玩,一而是你能不能解决我的烦恼。你推荐这个东西,我在淘宝能否买到。基本上,在不需要铺垫任何内容的情况下,快速的把知识和干货做出”,“微综艺这块我们探索出来的就是这几个方式,至少能见到钱”。

  “我们也尝试了很多变现模式,因为团队本身基因还是在内容,所以电商这些可能也不太适合,最成功的一次就是跟TCL的品牌合作,他们出钱,我们做一个巨,这也不算创新,但是内部比较成功的商业模式上的尝试”张严西坦言。

  除了2B方向的商业变现外,爱奇艺今年推出了短视频分账模式,开启了C端付费的可能。至于能不能俘获到广告主,富拓说“要看内容是否足够富有新意、是否贴近于对方的受众群体。我觉得To C在未来会成为一种主流模式,它也更为稳固,因为面向的都是最真实的用户”。

  刘航说近两年除了节目制作,他们还要与客户一起做好内容电商转化的事情,这导致制作流程变得异常繁琐和冗长。“对短视频项目来说,虽说可能难以吸引到大客户,但凭借周期短等制作和资源优势能够与一些电商客户建立合作。现在整个商业生态并未完全建立起来,大部分的人没有分到好的收益,更多是靠热情或其他外部资源在支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