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实时网赚 > 文章

配音演员生存现状温饱成问题做兼职是常事

  • 本站
  • 2019-05-24 17:07
Tag:

配音演员生存现状温饱成问题做兼职是常事

  配音演员:为影片配上对白的人,他们从声音再现原片中人的形象,以声音作为其表演手段,也称之为“声音化妆”。

  中国曾有一大批优秀的译制片,比如《魂断蓝桥》、《卡桑德拉大桥》、《追捕》等,中文配音的版本远超过原音,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中国观众,而配音界也涌现过大批明星,比如简肇强、姚锡娟、童自荣等。但实际上却很少有人了解配音演员的工作形式和生存状态。日前,记者采访了配音导演、演员郭金非,他为《蓝精灵》担任导演和配音,开创了用网络流行语等现代词汇译制好莱坞影片的先河;同时也采访了长影译制片厂厂长、配音导演和演员王晓巍,去年她和邓超、夏雨、田雨橙译制的《神偷奶爸2》曾引起广泛话题。

  与一般意义认为的相反,从采访中记者惊讶地发现,配音演员堪称挣扎在娱乐圈的底线,仅仅依靠配音,年收入不过几万元,甚至无法维持温饱。配音演员比娱乐圈其他行业更需要社会的关注。

  配音演员,英文称为“dubbing actor”,actor就是演员的意思,日文叫做“声优”,优也是演员的意思。实际上配音演员就是属于演员的一种,在考取上岗证的时候,他们和演影视剧的大明星一样,都需要去考“演员资格证”。不过,却很少有人把他们和演员摆在一起,因为他们出镜的不是形象,而是声音。郭金非说:“我们是用声音塑造自己的形象,就是演员的一种。”但是王晓巍认为,他们和演员还是有区别的,“我们和演员是同行但是也隔行,演员们是对剧本的角色做二次创作,而我们则是三次创作,要和演员演的人物相符,但又要有自己的个性。这种三次创作很多演员是掌握不了的,不少演员连为自己演的角色配音都配不了,他们进录音室看见自己的演出,却找不到当初演这个角色的感觉,这就得配音演员来完成了。”

  近年来,网络上涌现了一大批配音爱好者,他们甚至逐渐形成了规模,其中的佼佼者有“日和配音”和“胥渡吧”。不过郭金非认为他们只是玩家而非配音演员,“我也非常关注他们,经常去网络上和他们互动,甚至希望从他们当中找到很好的苗子,争取培养他们进入到配音演员的行列里来。但他们毕竟不是配音演员,没有演员资格证。”

  据王晓巍介绍,目前在全国能够从事院线电影配音的地方只有四个:长春电影制片厂、上海电影制片厂、北京八一电影制片厂和北京洗印厂。配音演员的从业者也不多,王晓巍说:“长影的配音演员只有不到20个人,上影也差不多,北京略多一些,但整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是偏少的。”

  虽然配音演员收入很低,但是仍然有大明星来抢饭碗。近年来,电影、尤其是动画片,很流行找大明星来担任配音工作,比如邀请了何炅等人的《马达加斯加》,邀请了邓超、田雨橙等人的《神偷奶爸2》。不过曾担任《神偷奶爸2》配音导演的王晓巍说,找明星的效果并不明显,她说:“我理解片方找明星来增加炒作的噱头的做法,但如果一部电影使用全明星配音阵容效果真的好吗?《马达加斯加》前两部都是全明星阵容,第三部一个明星都没有,但其实第三部的票房才是最高的。”郭金非也表示,现阶段中国很难有巨量粉丝会为了听某个明星的声音去看明星配音的电影,他也认为这不过是个噱头。

  王晓巍说,明星配音是双刃剑,“有些明星很好,像邓超、夏雨,他们可能达不到配音演员的水平,但至少他们虚心、敬业,夏雨甚至把配音的台词完全背下来了,我们都很惊讶。但有些明星就没有那么好了。”

  另外王晓巍还谈到了田亮的女儿田雨橙配《神偷奶爸2》的趣事,“她太小了,基本上就是我教她妈妈一句,她妈妈再教她一句,而且配音其实很枯燥,她毕竟是小孩,说两句线多句话她配了两天时间,一般我们一部电影的全部配音两天都完成了,那个过程特别有意思。”

  配音演员的工作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剧组,需要很多人配合。郭金非说,一般一部电影交给他们之后,他们第一步会先把剧本交给翻译,这个过程相当于写剧本,剧本写完再定译制片导演,导演根据剧本来挑选配音演员,配音之后再把素材给后期进行混录。虽然工作流程很多,但时间却非常紧,郭金非说:“一个本子给我们,一直到最后做完,有时候只有一个礼拜时间,所以24小时不睡觉也是正常的。”王晓巍说:“配音演员也是在演戏,角色悲伤我们也得悲伤,你声音才悲伤;角色愤怒我们也得真愤怒,声音才对头。所以经常一个工作下来基本筋疲力尽,回家就往床上一躺,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对配音演员来说,声音就是他们的生命,但大部分配音演员没办法像歌手一样保养自己的嗓音,郭金非说:“配音的时候用的都是真嗓,因为正常人不会用堂音讲话,你用共鸣发音配出来的东西特别假。所以经常要声嘶力竭地大喊什么的,嗓子喊哑是常事。但我没有保养的方法,我们几乎都没有,我唯一的‘保养’就是不断练功,让自己习惯这个强度。”

  身在影视圈这个高收入的群体中,配音演员们的收入却极低,远不如体力劳动者。郭金非说:“我们也是拿片酬的,配一部电影的片酬是300~500元,最顶级的配音演员也不过1000元,导演、翻译收入比较高,也就是千八百块。所以很多配音演员年收入就是两三万。在配音演员界,我们长影的配音演员生活还算不错的,因为我们是长影的正式员工,除了片酬还有月薪,能做一些贴补。”

  虽然如此,年收入仍然无法让配音演员维持温饱水平,造成这种低收入状况的是什么呢?王晓巍说,是投入的降低,“过去全部是胶片电影,因为成本高,一部电影会有20万左右投入到配音中,但是后来所有电影都转了数字,我们一部电影的配音工作只有5万元的成本。这5万元不但包括翻译稿酬、导演和配音演员的片酬,还包括后期、设备等,甚至连房屋水电都要从这5万元里出,所以收入肯定是极低了。”

  由于片酬太低,所以配音演员大部分都需要一份兼职,郭金非除了担任配音演员外,他还在某大学担任教授之职,偶尔还客串一些喜剧,过过出镜的演员瘾。但他始终认为自己是配音演员,他说:“很多配音演员都和我一样,做一些其他的兼职,但我们都认为配音才是能够让我们为之奋斗一辈子的正职。”

  那么,仅仅靠配音工作不兼职就不足以为生吗?王晓巍说了两句“很难”,然后才说:“那就去北漂,北京因为地域的关系工作还是比较多的,但片酬不会增加的,还是这么少,增加的就是劳动量,就是每天不停地接活儿,无论电影、电视剧、综艺、广告,什么都接,每天起早贪黑从一个录音棚跑到另外一个棚,不停地干活,大概能维持个温饱。总之以中国目前配音的环境,想靠这个职业赚大钱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说配音演员有什么福利的话,那就是他们可以比观众提前看到电影,尤其是很多中美同步上映的好莱坞大片,他们至少可以提前一周看到,有时候提前一个月就能看到完整影片,比媒体、影评人甚至片方的人都率先看到。但对郭金非来说,他从来没享受到这个“福利”,在他眼里这就是正常的工作,而且还是有麻烦的工作,他说:“为了防止泄密,我们都必须和片方签订保密协议,不能透露任何关于影片的内容。比如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动画片《龙之谷》,就签了这个保密协议,协议上明确写着,关于该片的剧情,甚至连我们为哪个人物配音都不能在任何场合和任何人说,否则就算违约。”

  并不是每个国家的配音演员都像中国这么辛苦,实际上被称为“声优”的日本配音演员,他们享受的是和偶像明星一样的待遇,那么中国的配音演员为什么无法享受这个待遇呢?郭金非说:“这和大环境有关,日本的声优大部分都是担任卡通片的配音,日本卡通片本来就是很强大的,但是中国暂时没有这个大环境,这并不是我们个人的问题。”另外郭金非和王晓巍也呼吁,希望得到社会更多的关注,郭金非说:“我从20多岁开始从事配音工作,今年我已经46岁了。能够坚持下来主要是因为热爱,我觉得其实配音已经是一种文化,它绝对不会消亡,我也对它充满希望。但我更希望大家能够多关注我们,至少让我们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对于未来配音到底会走上什么方向,郭金非和王晓巍都不能给出准确的答案,王晓巍说:“我就是一部戏一部戏地做好、做精,尽量多接工作,今年我们就比去年好,我希望明年比今年还好,这样我们就会一年比一年好。”而郭金非则提出了一个比较有建设性的意见,他说,目前很多好莱坞电影有一个趋势,就是他们自己拿着中文翻译的剧本来找配音演员,“现在我们做电影配音都是和中影合作,整个投入就是5万,很难被改变。但是如果有一天,好莱坞片商能够直接和我们合作,就是他们拿着剧本来我们这儿选导演和配音演员,那片酬肯定会获得提高的……当然未来会怎样我不能预期,但我相信这也是一个方向。”

  期货交易秘密电子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