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实时网赚 > 文章

如果实业不赚钱那么金融赚的什么钱?

  • 本站
  • 2019-06-07 23:23
Tag:

如果实业不赚钱那么金融赚的什么钱?

  关于资产泡沫的定义可能存在很多争议。但是,很多事情的道理其实非常简单,并不需要复杂的理论。

  现在实体经济不赚钱,但是理财信托等影子银行却一直赚钱。我的问题是:如果实业不赚钱,那么金融赚的什么钱?如果实业回报很低,那么金融的高回报哪来的?我的观点是,那些高回报来自于庞氏借贷人,是金融幻象。

  一个村子不种地,整天聚在一起赌博,而且村长还不断的印筹码,让人们感觉到手上的筹码越来越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赌博。肯定有人从赌博中获得暴富,但也有人欠了一身赌债,根本无法还清,只能借新还旧,并支付高利息。借钱给这些欠债的赌徒的人,因为有村长的担保,明知道欠债的人最后肯定还不上,还是放心大胆的借,获得高回报。筹码越来越多,以筹码计的所有资产都越来越贵。那些聪明的人,想离开这个赌场,想把筹码换成钱,搬到其他便宜的村怡享天年,但村长就是不同意。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村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在里面,所以才会形成今天的局面。欠赌债还不上的人,有人愿意借钱给自己当然好,借新还旧,能拖一天是一天。反正最后还不上了,村长会印新的筹码,稀释村里每个人手里的钱收拾残局。组织借贷的人,收一个通道费用,不承担风险,何乐而不为呢。而且,由于所有的借贷都放在一个池子里,好坏抵消,前后叠加,只要池子不干涸,还有余额,就能把前面的付上,暂时也看不出问题。提供钱的村民,认为自己买的是村长担保的理财产品,高回报,无风险,多赚几个点是几个点。大家皆大欢喜,借贷的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红火,毫无风险。

  美国的次贷危机其实也是类似的道理。次贷每个环节上的人都有自己的利益。无力买房的人因为大宽松,有人愿意贷款给自己买房而致富,当然愿意。放出贷款的人反正有资产证券化卖掉债权,只相当于一个通道,赚一个通道费用,不承担风险,何乐而不为。债务担保债券CDO等产品,把各种债权打包放入一个池子里,好坏混合,分级承担不同的损失,获得相应的回报。购买这些资产证券化产品的人,认为池子分了级,风险分散,也放心购买,获得相对更高的回报。当所有的人都获利,所有的人都因为利益驱使参与其中时,资产泡沫自然加速成长。吹得越来越大的气球,即使没有针刺破,最终也会爆,因为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产品背后,都是一个个还不上债的买房者。

  金融市场的过度发展,脱离了实体经济的坚实基础,成为了空中楼阁,最终发展成一个巨大的赌场。这方面美国提供了前车之鉴。芒格对各种刺激之下美国金融市场的过度繁荣有着清醒的认识。他知道繁荣过后是萧条,而且萧条的伤害要大过之前繁荣带来的好处。

  “所以我认为我们的国家所进行的一些事情是极其严重,极其坏的...而且我看不到如何能阻止这一切。纸浆期货手续费当这一个周期的证券赌博继续进行,下面的大崩溃将伤害我们,超过大繁荣对我们的帮助,就如同大萧条。”

  是的,一个村子不种地,只靠赌博是不行的。但是,不到完全暴露的那一天,兴致勃勃的村民们还会在利益驱使下继续这个游戏。

  树不会长到天上,无法永久持续的事情迟早会停下。事物有自己内在的规律,没有必要,也不可能人为强制停止或强制继续一个趋势。但是,问题在于什么时候会停止,临界点在哪?

  “临界”意味着在有序和无序之间,系统内部的相关性急剧升高,极为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从这个角度看,危机只不过是从稳定有序状态进入到新的无序状态的过程。

  如果说不可持续,那么指数增长可以算一种。那个著名的寓言故事里,一位大臣请求波斯国王在国际象棋棋盘的64个格子里放1、2、4、8...粒米作为回报。这个看似很小的请求,但实际上整个王国的米都不够。这就是Y=2^X(X=0,1,2,3) 的指数增长。而“超指数增长”比这增长的更快。无论在自然界还是金融界,“指数增长”和“超指数增长”都不可长期持续。但是,只有这样快速的增长,才能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才会创造奇迹。

  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在过去三十多年里平均年复合增长30%,是典型的指数增长路径。但是,今年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显著放缓。按照目前9%增长的路径,未来肯定要落后于指数增长轨迹。

  如果具体分析固定资产的增速,可以发现民间投资增速持续下滑,国有投资增速急剧升高。今年以来,整体固定资产投资靠着只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40%左右的国有投资高速增长维持。

  回顾历史,这种国有投资急剧增长的情况在当初四万亿时期也曾经有过,但目前的经济体量已经是当初的几倍,边际效益也递减了。如果要继续提高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恐怕未来国有投资必须增速超过当初的四万亿时期,达到40%以上。这其实就是维持指数增长的难度所在。

  投资和融资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有指数增长的投资,就必须有指数增长的信用。6月份,作为经济中信用总量的近似值,M2顽强的增长到了150万亿左右,与指数增长路径的差距仍然保持在10%左右,并没有扩大。未来M2怎么走,可能要取决于投资的增速,因为投资与融资互为因果,相辅相成。如果未来国有投资进一步增长,弥补了民间投资增速的下滑,带动整体投资的增速,也许M2还能继续维持接近指数增长的态势。但如果整体投资增速继续下行,则M2增速也迟早下降,造成与指数增长路径的差距逐渐扩大,很可能让长期积累的债务问题得到暴露。而信用增长速度的下降,也必然影响房地产市场。而房地产市场则与汇率和债务问题都相关。

  房地产价格归根到底是一个信用现象。居民中长期消费贷款(以房贷为主)的增速在2015年5月急剧上升,对应着房价的急剧上涨。

  如果说企业杠杆很高,问题很大,那么居民杠杆正在以企业杠杆三倍的速度上涨,真正是“背负苍天加杠杆”。目前居民中长期消费贷款已经达到了非金融企业中长期贷款的45%,超过了2011年30%的比例,而且这个比例还在迅速上升。这个趋势能否持续?能够持续多久?

  汇率问题现在已经逐渐明朗,十八个月前的异端邪说已经成为了主流共识。一万亿美元套利资金对汇率的影响也已经尽人皆知。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忽视了未来债务问题对汇率的影响。全世界解决债务问题的配方都只有一个,就是印钱放水,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是开门印钱灌别人家的地还是关门放水淹自己人。上一个债务周期,国家用了一万亿的代价,10%以上的GDP,解决了坏账问题,但现在的经济体量早已经是当初的10倍,而且问题的复杂程度也不可同日而语。未来如果必须解决债务问题,印钱放水是必然的。十万亿以上的印钱放水,汇率会到什么位置?我也不知道。但是债务问题与汇率问题是紧密联系的。

  如果汇率问题进一步发展,房地产的购买人,尤其是高端房地产的购买者,还会非常淡定吗?汇率对房地产的影响潜移默化。很多人渴望的所谓汇率下跌,房价上涨的“俄罗斯模式”并不存在。即使在俄罗斯,房价在汇率大跌期间仍然是下跌的。如果考虑俄罗斯10%以上的通胀,实际价格更是大幅度下跌。未来中国只可能有“中国模式”。、、

  人类天生不善于应对非线性问题,这也是各种意外和“黑天鹅”的重要来源。简单的线性发展很容易预测,但多个变量交互影响的非线性变化则异常复杂。也许每个交互影响都非常简单,但多个因素的交互影响则异常复杂。当所有因素发生共振,相关性急剧升高的时候,临界点就到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