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返佣网赚 > 文章

盛可以作画比写小说赚钱组图

  • 本站
  • 2019-06-12 22:37

盛可以作画比写小说赚钱组图

  《纽约时报》称她是“冉冉升起的文学新星”;《泰晤士报》称她是“六位你不得不知的中国作家之一”;《华尔街日报》称她是“中国文坛正在崛起的年轻作家”—这些都是国际媒体给一个中国“70后”作家的溢美赞誉,而这位名叫盛可以的“当下最受国际文坛关注的中国女作家”,的确出手不凡。

  大学毕业后辗转深圳、沈阳、广州、北京等地。干过金融,做过公职,当过编辑。

  2002年开始小说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水乳》、《北妹》、《边镇》,小说集《谁侵占了我》等。

  2003年获“首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作品被译成英、德、日、韩等文字。

  见过盛可以的人首先感叹的是这位女作家的美丽,而熟识盛可以的人却常常说,如果过分强调她的美貌,就是对她才华的不尊重。

  盛可以现正在努力学习英文,在她的画展现场,她已经能流利地与她的国外出版人和译者交谈。在这个年纪从头开始学外语,最大的动力是她的多部作品正在欧美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

  不少同行认为盛可以的文风过于凌厉,以至于不像是一个女性的写作者。盛可以的好友、歌手李健与记者聊起盛可以说,自己很喜欢她文字的感觉,但最初读时“觉得作者是个男人”。妇科肿瘤专业的博士冯唐说,盛可以才是外科医生,在她凶狠的文字中读到了年轻时的余华的那种“真实和血腥”。

  盛可以自称是余华的徒弟,虽然余华并没有真的教过她,但她的文学创作确实受了余华的不少影响。有趣的是,余华读过盛可以的小说后感叹,“在有些方面,她是我的师傅。”另一位重要作家莫言也很欣赏盛可以,盛可以的新书题目《野蛮生长》几个字就是莫言挥笔写就的。莫言眼中的盛可以是个“大胆作家”,语言充满了野性和原始的生命力。这很像不少人评价他的话。用文学评论家李敬泽的话说就是,省略了一切使事务变得柔软的因素,与同时代的写作划清了界限,“几乎是凶猛地扑向事物的本质”。

  盛可以面对这种“凶猛”的评价,干脆就给自己的新书取了个直白的名字《野蛮生长》,“讲的就是野蛮生长”,“我的人、我的画、我的人,不过都是野蛮生长,就像荒野中的一棵树,生长不过是对天空的向往。”盛可以不解,很多人初次见面总是惊讶:为什么你的小说那样尖锐凶猛,而你却是这么柔弱的一个人?“我无语。其实,我的小说并不凶猛,凶猛是毫无保留地攻击,比如一头狮子,凶猛是它扑向猎物的瞬间,而我的这头狮子,更多的时候,是饱餐后在树下冷眼旁观的野兽。”

  作为70后作家的代表,北京作家冯唐说,“70后生了我们这一拨俗人”,“我们这一代作家,作为整体没有声音。”然而盛可以却是个异数,给沉默的文坛70后带来了一丝不同的光芒。这位“没有受过科班训练,很少读书,很早出来做各种杂工,吃过各种苦,受过各种委屈”的女孩儿在2002年“年初的某一天,辞工全职写作,一年写了六十多万字”,其中就有她的处女作《北妹》和《水乳》。对于突然闯入文学,盛可以觉得,“文学可以让我们对生活不那么绝望”。

  出版盛可以作品的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透露,盛可以的画作卖出的收入是她写小说版税的三四倍,“她完全不用靠写小说为生了,画画才是她的谋生手段。”2013年,盛可以偶然提起画笔开始创作。2014年5月,盛可以在其首部散文集《春天怎么还不来》中,在53篇散文外,曾每一篇都配有她原创的彩色水墨画,另收入7张单独的画作,以图文交融的形式,用色彩和文字叙写童年时代的光景。从未受过专业绘画训练的盛可以以画作为转型,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

  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能文善画历来是人们对于文人的一种期许标准。本次画展,也是盛可以第一次对外全面展陈自己的绘画作品。在《戏虫图》、《拾稻穗》、《捉迷藏》、《放学图》、《火烧云》、《放烟花》、《垂钓寒江》、《十里荷塘》、《蓝色的河流》、《谁偷吃了月亮》这一幅幅真实温暖的画作中,看到了一个素朴、怀乡、优柔、执然、美丽、深沉的盛可以。

  在画展开幕仪式中,盛可以说,是童年的记忆给她最初的绘画冲动,“我没有任何人指点,就是画下我的童年和童年的记忆,忽然觉得在回头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长大,就是穿红衣服、绿裤子的小孩,还在那个乡村,我觉得她一定很孤独,我要走回去陪她。”对于童年和故乡的思念令盛可以无法停笔,这是她记忆的倒影。

  “我的小说非常尖酸刻薄,我非常承认这一点,但是在我画画之后,我发现我内心的柔软和善良,是更强大的。我画的是另一个我,画的是童年的孤独与爱,是此时的绝望与伤;是缅怀逝去的故乡,也是哀悼现实的情况。”

  尽管画作已受到多位美术界专业人士的肯定与赞赏,盛可以还是谦逊地说:“我是个写小说的,执著于探寻人性幽暗与丑陋,极不善于用文字表达内心的柔软与美,这些意外的小画,弥补了这种缺憾,我从不打算隐藏那个天真幼稚的我。很庆幸偶遇了作画的方式,一个有趣的业余爱好,使庸日添了生机。”

  著名画家雷子人在画展现场表示了自己的认可:“盛可以的画是一种很温柔的表达。我们欣赏国画时会很在意笔墨和技巧,在她的画面前完全可以忽略掉这些,这是一种很奇怪的视觉现象。她的作品里有一种很内在的或者说和她内心影像相关联的东西。在我看来她算是一个素人画家,最好的品质就是不是用眼睛看见的东西呈现出来的,而是通过内心一种很深刻的一种呈现,对于文字的表达在这一点上也是相联系的。”(据《北京晚报》 陈梦溪)

  怎样在一品威客赚钱

 Top